Deliris

【撒米】关于教皇和他的近卫 (终章)3

青冥:

加隆穿着破烂的杂兵服,趴在教皇殿的中央,他的背脊一起一伏,喘着 粗气。

米罗看到加隆的身下有一个巨大的窟窿,他的判断没错,刚才他所感受到的来自双子宫的攻击,的确直击女神殿,但是米罗没有想到的是,加隆会这样出现在他的眼前。

那么,那他所一直感受到的,来自天蝎宫下方的入侵者中的双子座的小宇宙…

“真的是你么,撒加?在即将到来的对哈迪斯之战的前夜,你从冥府归来,究竟是为了什么?撒加,请让我相信你赎罪时所流的血都是真心的,不要让我再一次看到背叛的你。”

米罗皱了皱眉,看着眼前的人。双子座的人,不论是撒加,还是加隆,都是让人无法省心的存在。

当加隆失踪后,米罗曾试图寻找过他,却始终没有结果。当时,他也曾尝试过询问撒加关于加隆的事情,却被对方严肃的面孔吓了一跳。再后来,连撒加也失去了踪影。米罗渐渐长大,他也逐渐认为,加隆是真的已经死了吧。

只是,米罗一直不敢相信, 当年那个双手抱在胸前站在他身前一脸骄傲的说出“我的名字是加隆,你只需要记住我的名字就行了”的人,怎么会这么轻易的死去。在米罗心中,一直留存着一个希望,希望有一天,无论是撒加,还是加隆,都会再次出现在圣域。

这也是他每次路过双子宫,对双子座圣衣说过的话。

而让米罗觉得讽刺的是,加隆的确没死,但他辜负了米罗对他的所有期望,他给大地带来了巨大的灾难,夺去了数百万平民的姓名,他让圣域在面对真正的敌人-哈迪斯之前,更流下无谓的血液,而这样的人,竟然还有脸回到圣域,回到女神的身边。

他,到底是为何而来?

米罗站在加隆面前,低头看着他。

十三年后,二十岁的米罗已成为了真正的天蝎座黄金圣斗士,而二十八岁的加隆,却穿着破烂的杂兵服,因为才以血肉之躯承受了攻击的缘故,他用双手撑在地上,站也站不起来,跪倒在米罗身前。

“加隆,这些年你到底经历了什么。”

“你,对你的选择后悔了么?”

米罗最终没有问出这些话,他只做出了一个选择,他的指甲暴涨,闪出一道红光,击打在加隆身前的地板上,

“加隆,背叛雅典娜,身为敌人的你,到底来这里干什么?现在就滚出圣域去!”

加隆抬起头看着米罗,他的目光坚毅,闪烁着一种决心,“我来这里,是为了成为雅典娜的战士。”

“米罗,加隆他是真心的….”米罗的身后,那个年仅十三岁却要负担起女神的重任的少女小声替加隆说着话。

“可笑!就因为你,你知道你身上到底背负着多少人的鲜血么?”

“女神殿下,恕我直言,哪怕我同意,就连艾欧里亚,还有穆他们,都绝不会允许我们再让一个敌人呆在圣域了。我们之间…必须要相信对方,已经经不起再多的猜忌….”

米罗低下头,他并没有说出撒加的名字,但沙织知道米罗的想法,在撒加之乱中,圣域已经折损了半数兵力,而作为曾经冒充波塞冬引起地面洪水的加隆,也并没有足够的理由,让这群黄金圣斗士在大战的前夕接纳他。

“真啰嗦,不过哪怕你说什么, 我也不会走。”加隆站起身来,看着米罗。

“那么,就尝尝我的猩红毒针吧,不知道你的决心,到底能坚持到什么时候。”

米罗的指间红光闪现,蝎子的毒针毫不留情的一颗一颗打入了加隆的身体。 

若是在面对真正的敌手的时候,米罗会从不犹豫,一口气向敌人射出十四发毒针,而后再以一发安达理士解决战局,绝不会给敌人选择的机会,但是他很少这样做,因为他始终相信,人是可以改变的。

加隆是不是这样的人,他究竟是抱着真正的悔改之心,还是仅仅只想在大战前夕潜入圣域夺去女神的性命,米罗无法判断。但是面对着曾经的罪人,米罗却始终无法把他当做真正的敌人,他将毒针刺入加隆的体内,他告诉着加隆,

“每一发毒针都会刺激你的中枢神经,剧痛会让你发狂, 丧失五感,而离死亡越来越近。”

“在这期间,你可以选择投降,还是继续”

----------加隆,如果你选择投降,离开圣域,我也绝不会追究,让我看看,你的决心,究竟在哪里。

加隆站直身子,看着米罗,忍受着剧痛,他没有选择反抗,他张开双臂,给米罗看他真正的决心。

天蝎座的绝招 – 安达理士,出手便能致人于死地。加隆看着天蝎座火红的小宇宙在米罗的指间汇集,他微笑了,他闭上眼睛, 想起他过去曾经犯下的错,那些只能用死才能洗刷干净的错误。他想起那天当他站在雅典娜身前替她挡三叉戟的时候,他也抱着同样的心情。

“为我的错误,我愿意以生命赎罪。”加隆伸展开双臂,把要害送给米罗,如果不能被对方信任,成为雅典娜的战士,他们的一员,那他心甘情愿的以死赎罪。

米罗并没有使出安达理士,相反的,他的手指停留在加隆的真央穴上,替加隆止住了所有的伤口流出的血液。

“米罗…你?”

“雅典娜,圣域下方有敌人来袭,再下暂时失陪。”

“米罗,等等!你就把我这个敌人留在雅典娜的身边?”

“这里没有敌人,这里只有一个人,双子座的黄金圣斗士 – 加隆。”

米罗回过头来,看着加隆,认真的说着。

 

“撒加,我从你的弟弟身上,看到了你的影子。我知道你们赎罪的决心,但是,我讨厌你的不辞而别。你知道吗,双子座的圣衣,是多么渴望被一个真正的战士披上,带他去战斗,所以,我把圣衣给了加隆……”

“而撒加, 你再一次从冥界回来,究竟是为了什么?是作为哈迪斯的前锋,还是为了雅典娜而来?”

“我希望, 有一天,我们能站在同一方,面对真正的敌人。撒加, 不要让我失望。”

当米罗从教皇殿走出时,他没有向任何人说起,他到底在想些什么。


评论

热度(62)

  1. Deliris青冥 转载了此文字